使命召唤ol枪械|使命召唤ol隐藏称号
快捷搜索:  

老人異鄉漂泊36載 浙渝警方助其重拾“合法”身份

中新網麗水5月15日電(記者 周禹龍 通訊員 胡昌清 吳靜薇)王光珍,今年80歲。人活到這個年紀,兒孫滿堂、家人團圓是最幸福的事了。但對于漂泊在異鄉36年的她而言,這個心思近年來在她心底起伏的頻率越來越高。

終于,2019年春節,老人的心愿得以實現,遠在重慶的家人千里奔赴浙江慶元為其賀壽。隨之而來更大的驚喜是,她找回了被弄丟三十多年的“合法”身份,名正言順地成為了浙江慶元人。

15日記者獲悉,王光珍從慶元民警手里接過了這張來之不易的身份證,這也是她人生中第一張身份證。布滿褶皺的雙手有些微微顫抖,她摸了摸,握在了手心里。

王光珍老人領到第一張身份證 胡昌清 攝 王光珍老人領到第一張身份證 胡昌清 攝

成為黑戶

故事要追溯到上世紀80年代初,40多歲的王光珍已孕育4個孩子,最大的兒子已經20來歲。但因長期的家庭矛盾,1984年,未出過遠門的王光珍做了此生最大的決定,帶著14歲的女兒離開了重慶的家。輾轉中,她最后落腳在了浙江慶元。

那個時候,電話都還沒普及,王光珍的這一走就直接斷了與重慶的聯系。重慶的家人也找不到她,兩年后,失去信心的家里人找到了當時的生產隊,將其戶口注銷了。此刻,從嚴格意義上來說,王光珍就成了“黑戶”。

對于王光珍而言,她也從未料到,時代發展至今,一張身份證明對自己有多重要。“這么多年,我一直帶著女兒打零工,年輕時用到戶口簿和身份證的時候很少,但現在年紀大了要去醫院看病,沒有身份證很麻煩。”多少次,王光珍對女兒說著說著就哭了,因為她想到了自己的身后事,如果沒有身份證,許多事情都辦不了。

女兒也為媽媽的事情找過派出所,因為戶籍是在重慶的,浙江慶元警方無法為其恢復戶口;問了重慶當地的派出所,對方的回復是,要恢復戶籍,老人需要親自去趟重慶,拍照片、錄指紋。

“去一趟就能解決的事,但是對于我們而言千難萬難,因為我媽媽怕坐車,坐公交車都暈,這千山萬水要怎么去?”

于是,這個事情就一直擱淺著。

王光珍老人送來錦旗感謝慶元民警 胡昌清 攝 王光珍老人送來錦旗感謝慶元民警 胡昌清 攝

與親人團圓

除了這事有點心煩,王光珍在慶元的生活還是很快樂的。老人身體硬朗,思維清晰,與人相處融洽,女兒也已成家。只是年歲大了,她對重慶家人的思念越發濃烈。

2017年,在女兒的鼓勵下,她們撥通了重慶當地派出所的電話,求助幫忙尋找失聯的家人。

接下來的時間,好消息不斷傳來,王光珍的弟弟、孩子都陸續找到并聯系上了。大家決定2019年春節,重慶家人來慶元給她過80歲生日。鄰里街坊知道了,都為她高興。

大兒子熊萬能如今已50多歲,“年輕時,我經常想媽媽,時間久了,我也慢慢絕望了,以為這輩子不可能再見到她了。沒想到兩年前,母親竟然主動聯系上了我們。只不過媽媽真的老了,我也老了。”

席間,王光珍又說起了沒有身份證的事。子女明白,這已是媽媽心里最要緊的事。

重拾“合法”身份

大年初四晚上,一大家子人找到了慶元縣公安局。

大年初五,當地民警詳細了解王光珍的相關情況。之后,慶元警方與王光珍原戶籍地重慶市璧山區大路派出所取得了聯系。璧山區大路派出所陽警官表示,王光珍的這種情況他們也是第一次碰到。“補錄戶口是一件很嚴謹的事,老人家離開重慶30多年,如果要重新上戶口,我們需要為她拍攝照片、采集指紋、制作筆錄,還要走訪調查來核實身份,這些是需要她本人來現場配合完成的。”

但是老人家無法千里跋涉,這事大家都明了。慶元警方想嘗試由浙江這邊拍攝照片、采集指紋,因為浙江與重慶兩省的錄入系統不一致,一時無法由浙江警方代為操作。

方案最后還是確定了,慶元戶籍民警多次利用休息時間到王光珍家,向她了解戶口注銷原因,確認其出生情況及人生軌跡,將她的女兒、女婿、朋友和其他能證明她身份的有效信息記錄在冊,做成筆錄,并采集王光珍本人指紋、照片和DNA,通過網上跨區域平臺將收集好的材料傳給重慶警方。

而重慶璧山警方這邊,民警也是積極到王光珍原生產隊尋找戶籍底冊和相關能證明她真實身份的原始資料。在網上跨區域平臺接收到王光珍的照片、筆錄等材料后,與原始資料進行仔細核驗比對。

同時,為了保證戶籍補錄的嚴肅性,3月29日重慶警方不遠千里趕赴浙江慶元,與王光珍見面并核實材料。當見到老家的民警出現在慶元,鄉音響起時,王光珍眼淚不自覺地落下。“謝謝你們,謝謝浙江的警察!謝謝重慶的警察!”(完)

王光珍,重慶,浙江,胡昌清,指紋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使命召唤ol枪械